今天是: | 安庆网 | 安庆房产网 | 安庆婚庆网 | 安庆汽车网 | 安庆论坛 | 安庆二手 | 站内搜索 |

安庆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5|回复: 0

煤油灯下读书的日子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0-12 21:03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煤油灯下读书的日子
黄石新闻(刘希) 童年,是煤油灯伴着我长大的。我家有三盏煤油灯,两盏玻璃的,一盏铁的。玻璃的煤油灯圆圆的底座,中间是透明的玻璃,再加一个装了灯芯的盖子,往里倒点煤油,用火柴一点,屋里就明亮了。铁制的煤油灯做工精致,但很费油,家里一直都没有用过,我有时候提着当玩具,父亲说这是马灯。煤油灯发出的光是红色的,像黄昏时分的光线,不耀眼,却温暖。点上一盏,石灰或泥巴糊成的墙面便被映衬成浅浅的红色,想要灯光亮一点,加煤油是没有用的,只能剪掉或用筷子夹掉上面烧成花瓣的灯芯。家里的两盏油灯,一盏归我和姐姐,一盏归母亲。到了晚上,我和姐姐头挨头挤在一张桌子上写作业,为了公平起见,油灯放在我俩的正中间,父亲也常常来借光凑热闹,拿张报纸过来阅读。仅读到小学三年级的父亲是无所不能的智者,我们认为再难的题,在他面前都会轻而易举地解决掉。在父亲详细的解说里,我们对父亲佩服得五体投地。灯光映着我们的脸,红红的,虽然日子贫穷,但心里充满幸福的喜悦。母亲在油灯下或洗碗,或剁猪草,忙前忙后。那时候没有电视,忙完最后一件事,就是一家子其乐融融地围坐在一起,东聊西侃,生发出一些对未来的美好期待,温暖的煤油灯光下静静地围着我们一家人。后来,我的作业总被成绩优异的姐姐说教一番,让我心生烦闷。一天,我跟父母发脾气:我要和姐姐分家,一人一盏灯。母亲不答应,说,那多浪费啊,这里又不是不能写。可父亲安慰我,行,你的要求我答应你,但这灯你要自己做。父亲叫我找来废旧的墨水瓶子洗干净,又从枕头里掏了点棉絮出来,搓成长条做成灯芯,再在墨水瓶里倒上煤油,一盏简易的煤油灯就做好了。灯一亮,我的心也亮堂了,学习的劲头更足了。从此,我就在这盏煤油灯下,铆足了劲与姐姐比赛,并取得了学习上的第一个双百分。上初中那年,我们村里通了电,来电的第一天晚上,我和姐姐兴奋得没睡着。有电的感觉真好啊,亮堂堂的,赶紧把煤油灯收起,塞在床脚,偶尔在停电的时候,才会让煤油灯重新上岗。后来有了蜡烛,伴我长大的煤油灯,就渐渐退出了我的生活。如今,白炽灯被节能灯取代,灯光亮得耀眼,白的冰冷,我突然很怀念儿时煤油灯的亮光。新房子装修时,我跟师傅交代,帮我挑几盏红色的灯装上吧,像煤油灯光,红红的,温暖的,但再怎么努力,也打造不出那盏煤油灯光的味道。多年后,姐姐远嫁,父亲去世,母亲在老家固守着两间老屋,而我为了生计四处奔波,彼此天各一方,很少有机会聚到一起。夜深人静时,我特别怀念那一盏温暖的煤油灯,怀念一家人围在一起的温暖气氛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160号

 
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
  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