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博游戏上海科创中心建设条例征求意见 科研人员收入分

  随着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入深化阶段,上海又在法律层面为创新体系提供保障。

  上海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日前对《上海市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条例(草案)》(下称《条例(草案)》)进行了审议,9月25日起公开征求意见。

  《条例(草案)》共10章68条,分为总则、创新主体、创新人才、科学研究与技术创新、产业创新与社会发展、金融支持、知识产权保护、环境建设、聚焦张江和附则。

  作为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“基本法”,《条例(草案)》也是科创中心政策法规体系建设的总纲。“此次立法是以激发和保障各类创新主体的活力和动力为根本宗旨。”上海市科委主任张全说。

  而该立法明确了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目标:要建设成“创新主体活跃、创新人才集聚、创新能力突出、创新生态优良、创新治理完善的科技创新中心”“全面增强创新资源配置能力和创新策源能力,成为全球创新网络的重要枢纽,引领学术新思想、科学新发现、技术新发明、产业新方向,为我国建设世界科技强国提供重要支撑”。

  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创新政策研究室主任常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这个立法凝聚了共识,也意味着用法律的形式固化下来。

  人才激励反响大

  不管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“两弹一星”的研制、牛胰岛素的全人工合成,还是如今量子通信、世界首批体细胞克隆猴、C919大型客机等“领跑”信息技术、生命科学等前沿学科及新兴产业的发展,上海科技创新始终面向世界科技前沿。

  而在构建科技创新体系过程中,科研人员无疑是最关键的要素,上海也一直注重科技人才的培养和激励。

  本次《条例(草案)》专门设置了创新人才专章,比如,在第二十条收入分配规定,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,财政性资金设立的竞争性科研项目的劳务费和绩效支出,经过技术合同认定登记的技术开发、技术咨询、技术服务等活动的奖酬支出,以及职务科技成果转化奖酬支出等,纳入科研事业单位收入分配管理,但不纳入当年本单位绩效工资总量。

  对于这些细则,上海的科研人员直言突破不小。

  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人力资源处处长贺天厚告诉记者,人才领域中关于收入分配的第二十条有不少突破。而具体结合他们所里情况有三个层面可以操作。

  “第二十条中奖酬支出主要有三个层面,首先是关于职务科技成果转化奖酬支出等,纳入科研事业单位收入分配管理,根据国家之前出台的政策所里已经执行了,而且科研人员反馈效果非常好。第二个就是经过技术合同认定登记的技术开发、技术咨询、技术服务等活动的奖酬支出。”他说,这一内容可以为他们正在开展的绩效工资改革提供参考。

  他认为,第二十条中最让人惊喜的是“财政性资金设立的竞争性科研项目的劳务费和绩效支出”的提出,这就意味着将来可以针对不同的项目,来核定劳务费和绩效支出项,会进一步激发科研人员的创新活力。

  随着上海打造全球科技创新中心进入深化推进阶段,不仅是政策出台还是激励扶持都进一步提速。比如颁布了人才“20条”、“30条”和“人才高峰”工程行动方案等引才政策。

  此外,2017年,《上海市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》出台,明确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扣除直接费用后净收入的70%以上可用于奖励个人和团队,同时适当放开高层次人才薪酬总量限制。今年3月底,上海科改“25条”也正式落地,进一步为科研人员放权松绑,实施知识价值导向的收入分配机制,让真正有贡献的科研人员“名利双收”。

  常静认为,人才方面的规定,集中了上海近五年来科技领域里的政策突破,这一次再次把它固化下来了。不同的是,这次结合了上海的特点更有所突破,“比如第二十条关于绩效这次就固化下来。”她告诉记者,由于这个立法的位阶要远远高于其他的政策条文,因此大家的获得感比较明显的。

  张江三大功能

  本次《条例(草案)》的特别之处,是为张江专辟一章。